<-- home

我敬你

昨夜,与十九年未见的小学哥们见面,感慨万千。在生活的奔波中,当年稚嫩的脸庞已浮现倦容和风霜,初见那刻,眼神透出几分陌生和迷惘。

围桌而坐,几杯烈酒穿喉过,话匣子渐渐打开,纷纷回忆起那一幕幕的往事,推杯换盏间,隐隐感觉当年情,不思量,自难忘。在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学年代,我们曾一起拍纸画、挤油糟、分烤饼、吃墨水、河边玩、放风筝……那时的世界很简单,只有很纯洁的友谊,直到今天,很多人还保留着当年互赠的明信片,看着那些今日读来有些幼稚的赠言,好笑之余,不免有些感怀,这些当年普普通通的纸制品,竟在岁月无情的流淌中,记录下了我们宝贵的年少时光。

“再过二十年,我们来相会,伟大的祖国该有多么美…“当年这首歌,有幸言中,今天伟大的祖国是更美了,然而举杯赞英雄,光荣属于谁呢?吐槽这些年的际遇、经历,除了打工、成家、生子外,谁敢谈立业?谁敢面对儿时的梦想?在这个认钱不认人的年代,谁不为五斗米折腰?谁没有成为房奴、车奴?谁不是为了功名而鞍前马后的应酬?比起孩提时代的我们,今天我们堕落了,成为了生活的俘虏,成为了史学家笔下的“人们”,成为了人海茫茫中的一个普通人。“天生男儿七尺身,垂名还须丈夫心。当作鸿鹄志千里,九霄一鸣天下惊。”当年的豪情壮志者,如今不过是为了生活、起早贪黑、放弃梦想、渐渐老去的中年唏嘘者罢了,这是人生的悲哀么?

罢了罢了,命苦不能怪政府,来,我敬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