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2012,更从容

2011是个很意外的年份,无论是公共的埃及事件、东京地震、郭美美事件、动车事故、校车事故以及泄密门,还是个人的拉登被毙、卡扎菲亡命、乔布斯病逝以及金正日升天等,均没有按“计划”进行,就那么无缘无故的突然的发生了,让人不免感叹世事无常,能活到今天,就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从小老师、家长就教育我们要多总结并吸取经验教训,所以每到年末总是能看到各种各样的总结报告,回顾自己一年来哪些做得好,哪些做得不够,以后应该怎样怎样云云,就这样,背着去年的各种经验教训,我们又踏上了新一年的征程…翌年末,当我们又开始写总结的时候,却惊奇的发现,除了年长一岁以外,变化实在太少,而我们却为此背负了一年的教训负担,活活成为一个苦逼。

心理学上有个叫瓦伦达的效应,大意是指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做任何事情总是想得太多,太在乎事情所带来的后果,太在乎别人的闲言碎语、说三道四,太在乎现在和未来的一切,却恰恰忽略了事情本身。大脑成天被各种欲望塞得满满的,身体被压得气喘吁吁的,在这样的重荷下,结果是偏离预定的轨道,离成功越来越远。由此不难看出,总结和计划就是瓦伦达效应产生的根源,人们成为了总结和计划的奴隶,让原本很简单的做事,变得为名、为利、为欲望所累,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总是感受不到生活乐趣,找不到人生方向,感觉不到幸福的重要原因。

2012真真实实的来了,试着想像一下,如果真有世界末日,那这将是你人生最后的一年,你还会花时间去写年度计划么?你还会一如既往的去打卡上班么?你会用宝贵的时间做什么?生命的最后一刻,会和谁拥抱在一起?想完这些,是不是觉得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有多么的无聊,简直就是浪费生命!

当我经历的越多,就越是看轻经验;当我失败的越多,就越是厌恶所受的教育;当我年纪越大,就越是明白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不是所有牛奶,都叫特仑苏,不是所有人,都叫乔布斯。力所能及的做事,轻轻松松的做人,像乔布斯那样,始终记住你即将死去,而跟随自己的内心,你就会发现自己想要的生活。

宿命论?是的,但比那些成功学靠谱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