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我的歌声里

二十来岁的时候常常去KTV玩,跟一帮朋友胡吃海喝、吞云吐雾、纵情高歌,最喜欢唱摇滚风格的歌曲,比如黑豹、动力火车、迪克牛仔、许巍、刀郎等,唱他们的歌,能让自己感觉很狂放、很沧桑、很牛逼的样子,二十来岁的我喜欢那种感觉!

我不知道自己唱歌到底好不好听,但经常会得到朋友们的夸奖,说我唱摇滚很赞,我能将那种烟酒嗓发挥得很好,特别是“远离地面,快接近三万英尺的距离…”和“那些无助的夜,我漫无目的的走…”,都是我的成名作。其实我平时不是那种嘶哑型的嗓音,但是只要一开唱,很自然的就能演绎出来,就像轩尼诗一开,好运自然来。除了优秀的嗓音之外,我对音律和节奏的把握也很到位,只要我会唱的歌曲,连伴奏也能哼出来,且从不跑调,这让我那五音不全的老婆分外嫉妒,却又引以为荣。我把这些理解为天赋,因为我从未学过。

后来我发现一个残酷的现实,几乎每个单位都有唱歌唱得很好的人,好到以为没有消原音,好到遗憾没有去比赛,有的主攻张学友方向,有的主攻周杰伦方向,还有的主攻蔡琴方向…总之,麦霸一大堆,牛人遍地是,我才明白,原来唱歌是件很简单的事,与天赋无关,只与见识有关,见唱的人越多,就越觉得简单。人人都在唱,人人都唱得好,还有啥意思?!像人人网一样,我从来不玩,所以慢慢的就放弃了唱歌,一心一意投入到家庭的琐碎事业中。

但是,曾轶可的出现和出名,让我认识到“标准唱法”已经过时,“个性唱法”的时代来临了!我认为“个性唱法”有两种:一种是曾轶可那样的“智障式”唱法,另一种就是“摇滚式”唱法了!歌词无须押韵,嗓音无须标准,释放情绪、感染他人、给听众以强烈的带入感…这不就是唐朝,不就是窦唯,不就是张楚,不就是何勇,不就是最纯粹的摇滚乐么?遗憾的是,这些摇滚先驱已成先烈,只剩下花儿乐队、旭日阳刚和斯琴格日乐们——如果也算摇滚的话。我不想唱他们的歌,因为我听不懂那些歌词,感受不到“今天我,寒夜里看雪飘过”的深情意境,我选择以不唱的形式纪念那些唱过并热爱的摇滚歌曲!

不唱摇滚,就唱张学友吧,最爱那首《她来听我的演唱会》,“岁月在听我们唱无怨无悔,在掌声里唱到自己流泪…”,很是动人。

只是在三十三岁的时候,在我的歌声里,你再也听不到歌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