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说说强迫症

我是一个强迫症患者,虽然没有医生开具的病历证明,但我对自己的这一病症确认无疑。维基百科对强迫症的定义是:

强迫症即强迫性神经症,亦译沉溺,是一种神经官能症,为焦虑症的一种。患有此病的患者总是被一种入侵式的思维所夸张困扰,在生活中反复出现强迫观念及强迫行为,使到患者感到不安、恐慌或者担忧等等,从而进行某种重复行为,至使舒缓其此种压迫感受。患者自知力完好,对于症状了解,然而无法摆脱强迫行为。

简单的说,就是神经病的一种,典型的症状是“带有强迫性的行为”,例如不断地洗手、收藏东西、反复检查门锁、计数及祈祷等。我在第三点上中枪无数。

每天上下班停好车,我都会从里到外检查所有的车门、车窗、电器是否关闭,正常人再仔细也不过是挨个看一下就完了,我不是,我要反复检查3-5遍!以致旁人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他们的想法我知道,怀疑我是不是小偷!那一刻,我真觉得自己是小偷!这还没完,在离开以后的路上我还会强迫回忆每个部分是否都已关闭….晚上睡觉前,强迫症再次袭来,我像是上了发条的机器人,重复检查所有的门、窗、水、电、气是否都已关闭,一遍又一遍….早上出门前,我会反复确认大门是否已经关好,我的确认方法很简单:把门往里推三次以确定关门,再横向触摸门缝几回以确定关好….

辛勤的检查,终于换来了回报:迄今为止,无论是车还是房,从未发生过安全事故!最重要的是,目前本人的认知能力完好,知道自己患有强迫症,能理性的感觉到这种强迫行为是没有必要的——这是我还未进入精神病院的最重要的依据。

我对此感到很痛苦,也请教过许多人该怎么办,但经常会有人告诉我这很正常,他也这样,久而久之,我觉得周围的人都是这样,这似乎并不是一种病。但我的痛苦并没有因这些安慰而减轻,它浪费了我太多的时间,将我的大脑搞得紧张兮兮,并渐渐的影响到我做事的全局观,这是最可怕的,我会在强迫症中忽略掉更重要的事情!我得治疗!

查了若干资料,觉得最靠谱的还是日本已故精神医学家森田正马于1919年创立的森田疗法,被公认为对治疗强迫症、焦虑症有较好疗效。其要点就八个字“顺其自然,为所当为”,就是患者要尊重和适应自然规律,不要试着去控制,同时,做自己该做的事,该干嘛就干嘛,不为强迫观念停下脚步去思考半天,这样的话永远陷在强迫的泥淖里不能自拔。他特别指出:强迫症患者总是努力摆脱症状的束缚,这是最大的错误观念。其实强迫症“自愈”的过程不是我们去摆脱症状,而是症状来摆脱我们,是一种被动的过程。做到顺其自然、为所当为,对症状不理不睬,它就会自动消亡….

我觉得森田正马的这一疗法跟我国古代的某种学说很相似,很有“有就是无,无就是有,治就是不治,不治就是治”的高深意味,原来要治好强迫症,还得参透这一玄机,不简单呐!

各位强迫症君,是否接招?反正我得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