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从推特中文圈看中国国民性

中文推特用户是推特上非常特殊的一个群体。他们总人数相对较少,但个人的粉丝数却相对较多。他们基本上可以称作中国互联网难民,因此惺惺相惜在所难免。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抛弃了中国主流社会,也同时被中国主流社会所抛弃。他们和中国主流社会格格不入,却同样难以融入国际主流社会,于是只能扎堆流亡于中国互联网的边缘地带。他们的处境在某些方面类似移民海外的华人。然而,他们在现实中的迷茫和不得志并不影响他们在虚拟空间里胸怀天下、指点江山。

仔细观察,你会发现这是一个非常矛盾的群体,在这个特殊群体中,你依然可以发现他们无处不在地展示着被他们毅然选择抛弃的东西——虽然隐藏得很深,但却根深蒂固的国民性。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们确实在互联网上代表了中国人。

中心化:中国人崇拜偶像和权威,容易把一家之言当作金科玉律,同时缺乏独立思考和批判精神,推特上也是一样。推特上中文信息垃圾泛滥成灾,这很大程度上归功于盲目和重复转发一些毫无价值、充斥明显逻辑错误的信息。推特上真正意义上的权威和意见领袖极其罕见——哪怕是某些狭窄的领域——多的是一些沽名钓誉和滥用影响力和话语权的话痨。这些人同不加分辨的粉丝一道,在很大程度上摧残着推友们原本就已经非常糟糕的判断力。

信息单一:推特上和现实生活中一样,人云亦云现象十分严重。观点一边倒、信息单一、缺乏多元化;鲜有敢于发表不同意见者和挑战权威者;专业知识远不及布道和说教更具吸引力。中文推特圈除了记者、作家、社会活动者之外其实不乏各个领域的专业人才。然而诸如法律、计算机、财经、医疗卫生等各个领域的专家意见普遍不受关注,这导致了某些专业问题权威性信息的严重匮乏。这一点也体现了专业知识和技能在中国社会普遍不受待见的文化传统。

好争斗:中国人喜欢拉帮结派,不理解保持个体独立性的重要意义。虽然同是天涯沦落人,中文推友却经常相互鄙视、指责、谩骂、侮辱。法轮派、维权派,甚至激进民主派与温和民主派之间都能互相掐架,令人匪夷所思。虽然自己就是持不同意见者,但这不妨碍他们党同伐异。他们和大多数中国人一样不尊重和自己意见不同的人、不习惯理性讨论问题,而喜欢诉诸语言暴力。

置身世外:和墙内的中国人一样,大多数中文推特用户喜欢置身于自己的小圈子,并安于自外于世界大家庭。他们情愿对于本国的某次群体事件、记者招待会喋喋不休,而对于世界其他地方发生的人道主义灾难缺乏基本的了解。发布英文信息的中文推友数量凤毛麟角,他们极少存在和其他国家推友的良性互动。同是软件开发人员或金融市场参与者,他们情愿在推特上和身边的菜鸟们纠缠不休也不愿和其他国际上的共事者们进行交流。

剽窃:中国人普遍不尊重知识产权,推特上类似现象也比比皆是。没有署名的引用、随心所欲的复制粘贴、擅自删节篡改等等不得体的行为屡见不鲜。这些人对于他人的无私分享不但毫不存感激,反而寡廉鲜耻地将他人的劳动成果占为己有。学术界的惯例值得提倡:引用必注出处、即使是原文中的错别字也应该保留原貌。推特传播过程中唯一可以接受的改动应该仅限于出于字数限制的原因而缩长网址为短网址。 出于对自由的向往让他们翻出了高墙,只是要翻越的恐怕不仅仅是防火墙。

本文转自:http://blog.hnjhj.com/alan/culture_via_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