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香肠、白粥和烟

老婆带着儿子回娘家了,我成了留守爸爸。

因为打小就没做过饭,所以我必须找个会做饭的女人结婚。老婆跟她母亲一样,是个讲究养生的人,家里做饭少盐、少油、少味精,好在我半生戎马,走南闯北,适应了各种恶劣环境,硬是在粗茶淡饭中顽强的活了下来。不幸中的万幸是老婆偏好辣椒,总算给我这个四川人留了一条活路,所以对老婆的厨艺也还算适应。

生活总是容易让人忽略身边的幸福,一旦老婆回娘家,我就要开始以绝食的心态应对接下来的漫漫长夜。每天下班前,询问同事是否一块用膳,皆答:朕回家吃。于是独自徜徉在路边小铺,伴着袅袅炊烟,寻找我的口粮。日复一日,腻,遂下定决心,洗心革面,自己做!

一个人总不能开大灶吧,只能按个人口粮准备一个奶锅,加了一筒米,一锅水,点火熬粥。一刻钟后,阵阵大米香气袭来,不禁感概:月是故乡明,饭是自个香。接着开始弄菜,要煎、炒、烧、炖的一概不予考虑——也不会弄,唯有切了就能吃的最好,找来找去,符合条件的只有香肠,那是何其诱人的香肠啊,金黄黄、油灿灿,仿佛还能闻到腊月三十的熏味,切了置入盘中,放成环形,中间放一辣椒碟,一下就高大上了,有木有?餐后甜点也得准备一下,就香烟吧,还有什么能比香烟更配得上这样的佳肴呢?!

香肠、白粥和烟,这要搁解放前,那可是地主老财们的享受啊,想我一市井屌丝,经过自己的努力打拼,终于过上了如此体面的生活,果然是人间自有真情在,老婆没在也有菜,想到此,不禁老泪纵横。

妈的,米忘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