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一定会有好事情发生的

日本影片《白雪公主杀人事件》,讲述了一个office lady因办公室人情关系而陷入了一桩杀人焚尸的冤案。故事大意是某公司一名美女A被害,而公司的另一个女人B因性格原因,被一些同事误认为与A有矛盾,当A被害以后,B成为所有人认定的嫌犯,并被一个电视台摄影记者公开在网络媒体-推特和电视台中进行了报道,给B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最后警方抓到真正的凶手C,真相才水落石出。

影片的故事本身并不出彩,让人难忘的是当凶案发生以后,人们在推特上的讨论和电视台公开播出的节目。人们肆意猜测,在案件还未调查清楚的时候就随意公布嫌犯的名字,各种咒骂铺天盖地。电视台的摄影记者更是毫无节操的对假想嫌犯的同事、同学和家人进行了采访,刨祖坟似的把陈年旧事和嫌犯儿时的一些童稚行为,与该案件联想在一起,并公开在节目中播出。远离真相的人们充分听取各种谣言,发挥自己的想象力,然后得出谁一定是凶手的结论。这种把真实案件当成秀智商、泄私愤的娱乐行为,给被怀疑人造成了极大的痛苦,用冯小刚的话说叫:还有没有王法?!

这片子让我想起一个人:药家鑫。药家鑫案件直到今天仍有很多争议,其中最大的可能就是“舆论干涉司法”。药家鑫满足了“有自首情节”、“如实供述罪行”、“属激情杀人性质”等法律可以考虑从宽处罚的条件,但最后仍以死刑结案。我不想讨论药家鑫该不该死这个问题,我只是觉得在这部影片中仿佛能看到这个案件的影子。举个例子,当药家鑫的辩护律师提出一个“激情杀人”的概念后,引起社会舆论哗然,成为公众斥责、攻击的靶子,并出现了“既然激情杀人,那就判个激情枪毙”这样典型的泄愤评论,殊不知“激情”是有严谨的刑法上的定义的,“激情”是指“一种强烈的、短暂的、爆发式的情绪状态”,处于激情状态下的人,理性受到抑制,行为控制能力减弱,学理上认为,激情犯罪通常是一时的激愤情绪而实施的犯罪行为,行为人没有犯罪预谋,没有预先确定的犯罪动机和目的。在司法程序上是需要考虑这个因素的,但无知让这一切变成泡影。

与影片中人们将假想嫌犯的既往行为与案件本身联想在一起相似,药家鑫案件中社会大众更关注药家鑫神秘的“家庭背景”和“活动能力”,这是一种典型的仇富思维,是这个案件产生争议的根源,不明真相的社会大众提出了各种不负责任的言论,给了司法部门很大的压力,就有了“舆论干涉司法”的质疑声。法律给了法官判决权,最终的判决已定,罪犯也已伏法,但这一案件是否该给我们这些七嘴八舌、说完睡觉的围观者一些警醒?在想说就说、想骂就骂的网络环境中,我们该说什么,该骂什么,是否已经了解事情的原委?是否有认知不足的地方?是否在竭力维护人性中的真善美和社会的公平正义?最关键的是,我们是否敢对自己所说的话负起责任?言论自由,一定是建立在不伤害无辜者的基础上。

我对媒体一直持怀疑态度,因为我相信任何人都有认知不足,报道的人如果认知不足,会造成难以想象的影响,报道的人如果人品有问题,那就更糟糕了。作为读者或者观众,我们该如何看待媒体报道的资讯,特别是那些有重大影响的信息?我个人的看法是淡看、深想、不讨论。我觉得自己好机智。

虽然社会舆论通常带有强烈的道德感和个人爱憎,并不一定客观甚至错误,但不管怎样,始终坚信人性本善,正如影片最后被冤枉的女主角说的那句话:一定会有好事情发生的。我深信不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