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想把余生变诗篇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终于到我了。

在这家企业呆了快四年,各项工作顺心顺手,顺得没有一点激情了。内心突然一阵自我,任性的辞职了。

像我这种三十来岁还这么任性的人估计不多,必须考虑到家庭担当、职业发展等诸多因素,所以很多人会思虑周全、找好下家以后再提出辞职,从谋生的角度而言,这是对的,有些风险的确是要考虑规避的。然而我的性格就是这样,平时稳健的不行,一旦哪根神经不对了,说走咱就走,风险啥的统统抛之脑后,随遇而安、见招拆招是我的一贯作风。

好在这个世界越来越宽容,只要你身怀绝技,就一定饿不死,指不定还给你挪活了。我有一个观点,未来的职业分工会越来越细分,真正能活出价值的一定是精通某一方面的手艺人。写得一首好诗、画得一幅好画、弹得一支好曲、编得一手好代码、敲得一手好钣金、融得一手好资金、做得一手好管理…都是人才!行走江湖,且歌且乐,靠得不是手里的剑、脚下的船,而是你隐藏于身的独门绝技,和行囊里的银白细软。所以以后越离职的人,越敢离职,当你看透风景,会发现所有看上去很重要的事情,都不过如此。

我父母是老国企职工,在一个企业里做到退休。我打小儿就生活在厂子家属院里,住在职工宿舍,吃饭在职工食堂,上学在厂区子弟校,看病有职工医院,甚至娱乐也是在厂里的电影院和歌舞厅,一切都是在厂里面,厂就是家,家就是厂。父母那一辈在厂里度过了自己全部的人生,他们对厂的感情很深,大树底下好乘凉的观点也影响了他们的一生。从我这一辈开始,伴着社会的变革,人们逐渐走出厂区大院,走向个体户,走向沿海,走上了四处打工这条路。人们开始不再依赖一个企业,对他们而言,工作仅仅是一份工作,单位仅仅是一个工作的地方,即使做得再久,也不可能做一辈子。这样的观点盘活了社会经济,新的一套雇佣机制开始建立起来,对社会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我们有幸见证了这个时代的变迁,然而不幸的是,我们失去了依靠。我们没有了厂子这棵大树的庇护,什么都要靠自己,必须为了生存而不停的迁徙。嗯,迁徙,很重要的一个词。怎样看待“迁徙”,就决定了你会拥有怎样的人生。迁徙充满了风险和意外,非洲草原动物的大迁徙,是一段3000公里的漫长旅程,途中不仅要穿越狮子埋伏的草原,还要跨越布满鳄鱼、河马的马拉河,有大批的角马将死在路上,但同时也将有大批小角马在途中诞生。因此,这也是自然界最伟大的迁徙旅程。风险之外,迁徙能开阔你的眼界,丰富你的内心,领略人生之美,对你而言,这是否是更重要的事情?

最近有本热门的书,叫《无声告白》,扉页有一句话写得很好:我们终此一生,就是要摆脱他人的期待,找到真正的自己。如何能找到真正的自己?没有一千次的挫折、一万次的失败,没有诸多的经历和冒险,怎么能明白自己是谁?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我们仅仅是为别人而活着吗?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每个人对此都有不同的答案,但没有谁的答案是标准答案,我们需要去走自己的路,明白自己生命的意义。乔布斯临终前认真贯彻了“将生命中的每一天都当成是最后一天”这条鸡汤哲学,但他是否明白了生命的意义没人能确定,博友勺子经常画的那个人生倒计时表格,能让人看到生命的有限,但我们是否想过:到底该如何填充那些生命的格子?

借保利地产总经理的辞职信,为自己明志:想把余生变诗篇。

cizhi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