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挖坑和打井的思考

认识我的,都知道我是个热爱挖坑的人,连玩个游戏必学的技能也是挖矿。毕业16年来,已经转了5次行,换了11份工作,搞过若干个项目,知我者谓我好学,不知我者谓我好找工作。

我骨子里就是个喜新厌旧的人,厌恶打卡坐班和重复劳作,一旦觉得没什么干货了就会果断跳槽,多数人很看重的稳定,于我如浮云,有时我真把自己往乔老爷子的名言里套:保持饥饿,保持愚蠢。

挖坑

一路走来,挖了无数的坑,见了无数的人,领略了大量的职场风光。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中年的Y字路口,网传男人中危三大特征:盘串儿、出轨、保温杯,其实还有一个:无固定职业。有这个担心是从今年年中开始的,当我创业失败,准备重入职场的时候,感受到了职场的冷酷无情,35岁以下,成了我跳槽路上的绊脚石。

我开始反思乔老爷子的名言,是他说错了,还是我理解错了?我到底在追求什么?我该往哪个方向走?是继续一年挖十个坑,还是应该十年打一口井?

一年挖十个坑,利在长见识、积人脉,人生履历更丰富多彩,老了有更多牛逼可吹;十年打一口井,利在风险小、收入稳,万一打出一口油井,还有机会成为富一代。到底应该选择日进千里还是日拱一卒?我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天生反骨的人很多,但自己反自己的很少,我决定造自己的反,一是年龄所迫,二是反对自己这事还没干过,也挺新鲜。逆着性格来,尝试一下别样的活法儿吧。

十年打一口井,有两种理解方式,一种是十年重复做着相同的事情,另一种是十年专注于做一件事情,前者已被心灵鸡汤玩坏了,后者才是厚积薄发的奥义所在。那么,值得让我厚积薄发的事情是什么?在挖了那么多坑之后,我对自己的判断力还是颇有信心的,毕竟见得多了,怎么样能成功我不知道,但怎么样会失败我很清楚。

心理学家荣格说:人有两次生命,第一次是活给别人看的,第二次是活给自己的。第二次常常从四十岁以后开始。此话大意是人生前四十年比较懵懂,只能按世俗约定的方式生活,后四十年觉醒了,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需要什么了,开始按自己舒心的方式生活。并不迷信权威的我,对此观点也表示认同,特别是在四十岁快到来的这个岁月坎儿上。

前四十年我在职场挖了无数的坑,目的只为学东西,也学到了很多,不敢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至少能应付“企业那点事”,且已明白什么适合我,什么不适合我了,这或许就是成长吧。而整个的过程,本身就是厚积薄发的准备,前四十年挖坑是为了勘测精准,人生下半场就应当全力以赴,打井出油!

挖坑无数,方能打井有道,明白这个道理,花了我四十年,笨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