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所谓暴力美学

十年后,终于将昆汀·塔伦蒂诺的《杀死比尔》两部影片看完了,感受就一个字:还行。

影片剧情简单,一个女杀手爱上黑老大,怀孕后为了让孩子清白来到世间而金盆洗手,欲嫁给另一人,黑老大心有不甘,在婚礼彩排现场将新郎新娘一众人等开枪屠杀,惟女杀手活了下来,并在昏迷4年后苏醒,然后展开了义无反顾的复仇,最后杀死了孩子的亲生父亲,即黑老大比尔。

杀死比尔

查了下维基百科:导演昆汀·塔伦蒂诺,草根出身,自学成才,擅长颠三倒四的讲述故事,电影的特色为讽刺题材、暴力美学以及新黑色电影的风格。获奖无数。

《杀死比尔》中血腥场面不少,但表现的确另类,要么是角度转换、要么是黑白镜头遮掩,让观众能看到暴力的场景,却又不那么血淋林的刺激感官,即所谓的暴力美学——“以美学的方式呈现,诗意的画面,甚至幻想中的镜头来表现人性暴力面和暴力行为。观赏者本身往往惊叹于艺术化的表现形式,无法对内容产生具体的不舒适感。”

我向来喜欢看暴力片,一定要有各种奇异死法的那种,比如《电锯惊魂》、《死神来了》、《隔山有眼》系列等,这些片子通常直面鲜血、头颅、断肢等,毫无掩饰,看得我酣畅淋漓、精神振奋…我这种情况是否正常?看完这些以后,再看其他的所谓暴力片,就没什么感觉了,《杀死比尔》就是如此。

在我看来,暴力美学其实是个伪命题。看电影,其实就是享受对感官的刺激,无论喜剧、动作、科幻、人文等各种类型的影片,无一不是通过刺激人的感官来达到传递影片剧情或思想的,笑声、泪水、惊讶、恐惧,甚至勃起,都是感官刺激。作为一部暴力片,要想将暴力场面表达得令人印象深刻,就必须有血、有肉、有骨头,再辅以足以乱真的化妆或特效,渲染出身临其境的感觉,看得人汗毛竖起,让观影者体察受害者的切肤之痛或深度恐惧,就算是部成功的暴力片了。

而暴力美学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风格,让我等暴力爱好者扼腕叹息,本来想着看半边人头慢慢滑落,岂料只看到了掉在地上的半边人头,不过瘾!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暴力的东西,非要跟美学二字扯上边,实在勉强,要知道喜欢暴力片的人,就是追求暴力行为带来的那种“不舒适感”,都遮了隐了还有什么意思呢?《电锯惊魂》系列片就很对我的胃口,受害人为了解锁镣铐,必须将手伸进装有钥匙的硫酸瓶里;为了生存,必须把手伸向电锯以血填满烧杯;计时机械扯开腹腔的过程…这些才是我的最爱。我这种情况还有治么?

当然,昆汀大导演的暴力美学并非我简单批判的那样藏着掖着,他通过高超的镜头运用(蒙太奇?)既展现了暴力场景,又不至于让观影者反胃,适看者广泛,对票房而言很有好处。相比吴宇森动辄就放鸽子来诠释暴力美学,昆汀的水平要高出不少,只是我个人觉得暴力表现还不够给力罢了。

昆汀的《落水狗》、《低俗小说》和《被解救的姜戈》也是不错的影片,推荐给没有看过的朋友。相比暴力美学,我更喜欢昆汀影片中无处不在的歌曲,每一刀、每一斧、每一板砖,都有自己的声音:

我渴望太阳

如果不能马上看到太阳我可能就完了

但是我不会马上看到太阳,直到我说,晚安,月亮。